央行規劃對金融科技巨頭們會有哪些影響?


來源:北京商報    作者:岳品瑜 馬嫡    2019-8-28 18:50

金融科技領域首個頂層設計的金融科技發展規劃正式落地,對手持金融牌照又強調科技屬性的金融科技巨頭有哪些影響,成為了業界的一大關注點。在分析人士看來,從央行披露的規劃可以窺探出,對于巨型的金融科技集團,既要限制,也要扶持。

強化科技屬性

8月22日,央行披露了《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以下簡稱《規劃》),此次三年《規劃》在發展目標中提到,要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金融科技市場主體。在分析人士看來,這一重任不僅可能落在持牌系銀行金融科技子公司身上,也將有很大可能落在目前現有的包括BATJ等金融科技巨頭身上。

近年來,在金融強監管的背景下,從“互聯網金融”到“強化科技屬性”,從宣稱“不做金融”到“更名”體現公司定位,金融科技巨頭所謂的“去金融化”行動一度引發市場猜測。但目前來看,巨頭們布局金融的步伐從未放慢。最新消息是,今年5月16日,度小滿金融通過全資子公司持有哈銀消費金融30%的股份,成為BATJ中率先完成消費金融牌照布局的互聯網巨頭。

實際上,只要涉及到金融業務,金融牌照便是必需品,在某種程度上,金融業務之于互聯網巨頭而言,更像是一塊“試驗田”,有了實際運營金融業務的經驗,反而成為它們的優勢,有自有場景去沉淀技術,才能更好地向外開放,提供服務。

在實踐中,也有巨頭公司在金融科技生態圈中確立了差異化的定位。比如目前,蘇寧金融已單獨成立蘇寧金融科技(南京)有限公司,專門負責構建和對外輸出金融科技產品和服務。小米金融主要提供實體產融金融服務,圍繞集團生態鏈開展。

正是因為早早厘清了自身定位,意識到科技屬性和科技能力之于未來競爭力的重要性并大力布局,在巨頭公司營業收入中,金融科技業務成績也越發突出。比如,騰訊2019年二季度財報數據顯示,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收入為229億元,同比增長37%。

技術輸出模式轉變

在建設金融科技生態圈的過程中,技術開放與共建成為金融科技巨頭發展的關鍵詞。

《規劃》提出,要借助應用程序編程接口(API)、軟件開發工具包(SDK)等手段深化跨界合作,在依法合規前提下將金融業務整合解構和模塊封裝,支持合作方在不同應用場景中自行組合與應用,借助各行業優質渠道資源打造新型商業范式,實現資源最大化利用,構建開放、合作、共贏的金融服務生態體系。

分析人士指出,開放API和SDK,是國內開放銀行實踐的典型模式。著力構建開放銀行是銀行在數字化轉型突破升級瓶頸的重要手段,未來金融科技與銀行的合作不應該局限于流量和產品維度,而應該把目光聚焦在生態共建上。

在為銀行尤其是中小型銀行服務方面,京東數科探索并提出了“組件化”的理念,將“一朵云+三大中臺+開放平臺”的服務靈活解耦,通過模塊化的輸出方式,讓銀行能夠根據實際需求,將技術服務柔性組合,實現“自主可控”的技術應用。

京東數字科技相關負責人表示,作為數字科技公司,京東數科的金融科技業務一定要與金融機構去共建,而不是向金融機構簡單輸出技術或互聯網流量。

不可置否,從概念到具體應用,開放已然成為中國頭部互聯網公司發展的必由路徑,而隨著具體產品的落地,打造開放平臺的價值日益凸顯,技術開放也為金融業帶來了更多想象力。

比如,螞蟻金服旗下的財富號,相當于螞蟻財富給基金公司提供了一個在支付寶端內的自運營陣地,基金公司在財富號內提供專業的理財產品、以內容為載體的理財教育、理財進階等服務,財富號及其背后的AI能力則幫助這些專業產品和優質服務精準匹配海量用戶。財富號上線兩年多,吸引了80家基金公司入駐。數據顯示,過去一年,入駐機構交易用戶數增長了70%、定投用戶數增長170%。入駐機構的平均交易金額是同期未入駐機構的62倍,資產管理規模前者是后者的68倍。

警惕“贏者通吃”

在持續加大金融科技創新扶持力度的同時也需注意,創新的背后往往與風險相伴隨。《規劃》明確,金融科技是技術驅動的金融創新。那么,既然是金融創新,必然要受金融監管。央行前行長周小川曾表示,要警惕Bigtech“贏者通吃”可能帶來的壟斷問題,這不僅會妨礙市場競爭,還會給監管帶來更大的挑戰。

日前,《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下發,主要聚焦金融控股集團的穩健經營,防范金融風險,這也為金融科技巨頭發展金融業務拉起一道閘門。手持金融牌照,又強調科技屬性,在這場監管博弈之下,金融科技巨頭未來發展該往哪走?

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主任孫揚提出了未來金融科技巨頭發展的兩個定位:其一是做生態連接器,傳統金融機構能夠通過金融科技巨頭連接互聯網巨大的流量,獲得更多生態角色;其二是通過金融科技“使能”金融業務,促進普惠金融、小微金融、供應鏈金融等發展,“使能”要求從前端到后端提供系統化的解決方案,通過系統、服務持續促進其服務業務。

那么,在金融科技巨頭發展之路上還會面臨哪些挑戰,未來市場競爭格局將何去何從?

孫揚指出,現在很多金融科技公司只是賣產品,金融機構很難將買到的“碎片”產品聚合起來形成對業務的合力,未來就需要金融科技巨頭提供如咨詢、整體解決方案的合作,真正對機構業務發展貢獻價值,讓機構獲得利息收入、營業收入和用戶生態增長。金融科技公司在為傳統金融機構提供服務時,還需考慮其業務發展實際情況,不能直接建設一整套非常完整的體系,而應根據其業務發展的實際情況,由小到大、由近到遠、由初級到高級,構建一個循序漸進的金融科技體系。

“未來金融科技公司將成為一個系統化解決方案的提供者,而不是單一產品的提供者。未來金融科技產品將更多來自于有實際業務運營經驗的金融科技巨頭那里,而不是專門開發金融科技產品的廠商。”孫揚如是說。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金融科技競爭逐漸走向深水區,一些金融機構由原本積極與互聯網巨頭合作轉變為大力發展自主研究金融科技,這也勢必對金融科技企業形成壓力。本次《規劃》提到,要依法合規探索設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等創新模式。而近兩年來,建信金科、工銀科技、中銀金科等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密集設立,它們也許將成為目前互聯網系金融科技巨頭們的重點競爭對像。

孫揚指出,傳統金融機構誕生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實力強大,并且非常理解機構痛點,知道該如何為機構交付、配合其上線金融科技產品和業務。雖然金融科技巨頭有非常高大上的產品、算法、系統,但是“陽春白雪”不一定適配“下里巴人”,一定需要深刻理解傳統金融機構的痛點。未來,金融科技格局競爭一定是多巨頭的,將在傳統金融機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與金融科技巨頭、新興互金機構之間形成競爭和平衡。

相關文章

月點擊排行
關于本站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動支付網    粵ICP備11061396號-5     粵公網安備 44030602000994號
 
宝石奥德赛客服
海南麻将碰白板有番吗 江苏快3 东风汽车股票分析 做百威红瓶啤酒一级代理赚钱吗 52北京赛车开奖网官方 广东闲来麻将怎么下载 快乐时时彩 浙江11选5推荐计划 北京pk10怎么玩稳赚 做小额贷app赚钱吗 湖北快三玩法 顶呱刮 今晚买什么生肖最准包中 澳洲5分彩 开奖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方法 国服第一直播赚钱吗